刚拔出老二的屁眼,洞口还开开的   乱伦小说 

自从让张哥上了老婆后,我不在的日子,老婆倒是常到他家,最近老婆的臀部越来
越翘,且越来越风骚。
这次我到大陆待了半个多月,提早回台湾,跟往常一样,沒有通知老婆,回到
家老婆不在,我打电话给张哥,想问他,我不在的时候,有沒有刺激的事,说给我
爽一下。
电话响了好久沒人接,过了约五分钟,张哥回电说大家在喝酒,沒听到铃声

我告诉张哥,我提早回来,有沒带老婆去玩?张哥回我 ,老婆在他家,已被灌
醉了,我一听之下,立刻跟张哥说:「我马上到,偷偷帮我开门,別惊动他们」

我飞快的赶到张哥家,悄悄的上了楼,客厅一片狼藉,我直接进入隔间,张
哥的房间有留个暗窗,我常在这里偷看她幹老婆。
张哥陪我进入房间后,表情有点怪怪的跟我说,我不知道你那么快回国,所
已事先沒知会你,真不好意思,我说沒关系,只要婆愿意就好。
拉开窗帘是一面单向的黑玻璃,但隔间沒到顶,所以隔壁的声音可听得一清
二楚。
放眼看去,我才明瞭,为何张哥会对我不好意思。
看老婆的样子大概有八分醉,里面有三个白髮苍苍的老头,老婆带着眼罩,躺在
床上四脚朝天,两只脚硬被压着往头部方向,屁股埝着高高的,整个鸡芭跟屁眼
全秃了出来。
看来老婆今天是豁出去了。
张哥怕他们找不倒他,会问东问西的,因他们想玩又怕穿帮,特地拜託张哥
介绍敢玩的熟女,他们愿意付钱,尤其是有夫之妇,他们愿意加倍,只要玩得安
全,盡兴。
我曾经跟张哥说过,一直想让老婆偶而做鸡客串妓女,一定很刺激。
可是我始终不敢开口,要知道玩归玩,做鸡就不一样了,做妓女是必须投客
人所好,逆来顺受,付钱的人根本不管你爽不爽。
沒想到张哥不知怎么跟老婆说的,婆竟然答应要让这些老头子玩。
不过先决条件,是不能让我知道。
张哥回到隔壁后,其中一个老头问到「真的沒问题吧?」
看看矇着眼睛的老婆。
「今天第一次下海,帮你介绍三个恩客大锅炒,喜不喜欢?」
「嗯!喜欢,但眼睛看不到,好奇怪哦!都不知道他们要幹什么?」
「你是妓女,老子花钱,要怎么玩你,是我们的事,不过一定会让你爽就是
了」
「好啦!随便你们了,再给我一杯酒好吗?」
「如果你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们的老婆跟妈妈,正被別人当妓女在玩,不
知有多刺激?」
这几个老人家年纪虽大,但养尊处优,保养得很好,每个人的老二都硬梆梆
的,几个人一面说,手也沒闲着,拿了灌KY,及一瓶类似催情剂的东西,涂满
了老婆的鸡芭跟屁眼,张哥拿了只按摩棒,慢慢的插入老婆的屁眼里,由于润滑剂的
关系,加上催情剂,鸡芭穴眼大开,几乎整个拳头都可进入,淫水如涌泉般的冒
出,双脚弓起撑开,把阴蒂整个都秃了出来,老头子们不避讳的,轮流吸着阴蒂
,有的把老二送到老婆的嘴里抽插,有时狠狠的捏着奶子,极盡凌辱之能事。
老婆眼睛看不到,左一下右一下的,被整的惊叫连连。
「可以把眼罩拿掉吗?」
老婆哀求着。
「幹!才刚开始而已,好戏在后头呢?」
屁眼里插着按摩棒,越插越深,老婆也只能无助的摇着屁股。
接着张哥提了桶水,拿出一只大针筒,加了瓶不知啥东西,把老婆的脚再撑开
一点,叫老头拿着针筒吸满水,缓缓的往鸡芭注射进去,接连注了四针,婆的肚
子慢慢的鼓了起来,阴蒂更加突出,他们趴着又咬又吸,弄得老婆开始发浪,直喊
着好涨,受不了,要尿出来了。
他们听老婆越叫就越变态,反正是別人的老婆,拿出一颗大棉球,硬塞住穴口
,不让水流出来,然后将老婆大翻身,趴在床沿,翘起屁股,把按摩棒抽了出来,
拿着针筒,开始往屁眼注射,一面用力的拍打着屁股。
「臭鸡芭,烂女人,欠幹的贱人,妳们都会讨客兄,幹?幹?」
拿起高粱酒,趁婆看不见,勐灌了一杯,婆冷不防的整口吞了下去,「哇!
好辣」
停了一会儿,等酒精重新发作,继续的又将水不断的注入屁眼。
老婆从哀求,到哀嚎,鸡芭灌满水,屁眼里也灌满水,互相压迫,在老婆的求饶
声中我不但沒心疼,老二反而出奇的硬。
屁眼被紧紧的塞住,翻过身,肚子大的像怀胎十月一样。
阴蒂也涨的像龙眼般大,这些老头子,像有虐待狂似的,拿着震动器,刺激
着敏感的阴蒂,奶头是用扯的,嘴里含着酒,一口一口的餵着婆,用各种方式分
散老婆的注意力,忘记鸡芭跟屁眼的痛苦,刚好老婆也有被虐的倾向,而且越来越严
重。
在不断搓揉中,老婆开始陷入歇斯里底的状态。
「肚子好痛,求求你们,我要尿尿」
「尿出来呀!快尿给我们喝」
其实他们知道,老婆是要喷水,不是尿尿,所以不但沒停下来,反而越揉越快
越用力。
老婆惨叫一声「我要尿出来了」
说完,一柱水箭急射而出,揉阴蒂的老头子,俯身张嘴对着水箭,喝个满口
,四个人包括老张,一面揉阴蒂一面喷水轮流喝着淫液。
高潮过后,鸡芭跟屁眼又开始作怪,加上酒的催化,老婆几乎陷入疯狂。
「来吧!反正我够贱了,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
「好,这可是你自愿的,再忍耐一下不能怪我们喔!」
说完拿出了几颗药丸,用酒化开,然后五个人每个人喝了一口,沒隔几分钟
,每个人都满脸通红,老婆的眼罩也被拿掉,眼里散发着兽性的光芒,不只是老婆这
样,张哥跟那几个老头子,也一下子变得怪怪的,老婆的肚子大到跟座小山丘样,
已无法再忍耐,几个人用扶着,把老婆带到厕所,手还帮老婆压着鸡芭跟屁眼,进入
厕所往马桶一坐,屁眼松开一泻如注,老婆如负重释,自己用手把鸡芭内的圆球也
拿了出来,前后同时释放,一股怪异的味道,从肛门传来,他们却沒什么感觉,
拿起针筒又一次的打入屁眼,这样反覆了几次,把髒东西都洗净了,回到了床上
,老婆软趴趴的,茫茫的躺在那里,两脚开开,被四个男人拿着各种情趣用品,毫
不怜惜的糟蹋,老婆在她们轮番凌虐下,又慢慢了有了反应。
主动的抱着老头子含着他们的老二,他们的凌辱反而让老婆乐在其中。
「快幹我好吗?我好痒」
「拍!一巴掌打在屁股上,哪里痒,幹妳哪里」
「鸡芭好痒,全身都痒」
「来,上来,你这烂妓女,自己爬上来」
婆立刻爬到一个老头身上,抓着老二对准穴口坐了下去,不断的上下幹着,
张哥的老二在嘴巴快速的抽插,老婆趴着,屁股翘着老高,另一只老二对准老婆的小
穴用力幹了进去,两只老二同时插一个洞。
还有一个拿起按摩棒,插进老婆的屁眼,三洞齐插,我这个做老公的,看了既
兴奋又刺激,恨不得加入战局。
但是老婆不知我回来,又不让我知道她在做鸡,加上花钱的人是以幹別人老婆
为乐,所以我打消了念头。
四男一女不断的变换姿势,鸡八跟屁眼,随时都插着肉棒,嘴巴也被幹的沒
法说话,只能哼哼哈哈的,偶而有空档就大声的叫着。
几个人吃了药的原故,好像都不会累似的。
老婆真是做鸡的料,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任他们怎么折腾,都能应付自如,
还很享受的样子。
看老婆屁眼被插的都快翻出来了,还拼命的摇,屁股一直往后顶,由其张哥在
幹他屁眼时,他眼中露出的那种迷濛的眼神我还第一次看见,张兄躺在下面,老婆
将老二插入屁眼,面朝上,鸡芭门户向上大开,一根老二的插了进去,朝上的嘴
巴也塞了跟老二,另一个也沒闲着,趴在鸡芭跟屁眼交会处,舔的津津有味,老婆
全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嘴不能叫,只能双手死力的抱着幹她的人,这样持续
了约半个钟头,插嘴巴的老头,加快了速度,喊着:「我要射了,別再吸了,受
不了,受不了」
?起屁股就要拔了出来,沒想到婆两手紧抱着她的屁股不让他离开,?起头
上下的摇动更用力的吸着老二。
老头子叫着「快放开我,我会射在妳嘴里」。
老婆根本就不想让他拔出来,老头子叫完后屁股抖了几下抽出老二,整个人就
摊在旁边。
「第一次有女人肯吃我的东西,自己的老婆死都不愿意吃」
射玩精的老头在喃喃自语。
旁边的两个老头也很讶异的看着老婆,快七十岁的人了,他们的年代是比较保
守,几个好朋友想同时玩一个女人,想了一辈子,到今天才达成愿望,而且还是
有夫之妇,他们的兴奋可想而知。
老婆还沒醉醒,要张哥起来幹她鸡芭,张哥的老二实在有够大,龟头跟个鸭蛋
般粗,又够长,每次她让张哥肏穴时,我都是用偷窥的,老婆都以为我不知道。
《屁眼也是张哥开发出来的,以前要幹屁眼一定要把老婆灌醉后她才愿意,
现在自己会主动把老二插进屁眼。
》老婆还是面朝上,起身后缓缓的?起屁股,让张哥的老二抽了出来,转过身
对准了穴口把整只老二吞了进去,脸上一副满足又淫荡的表情,我看了虽然刺激
但心里五味杂陈,老婆现在跟张哥肏穴的次数比我还多。
趴在张哥身上,刚拔出老二的屁眼,洞口还开开的,老婆回头拉了旁边老头一
下,要他从后面幹屁眼,三民治的姿势,动作奇大的勐肏着婆,屁眼让两个老头
轮流肏着,他们第一次这样玩,所以幹的特別卖力,由其是肏屁眼跟口爆,对男
人来讲,是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做鸡的妓女,他们也不见得肯这样。
一番大战后,两个老头子,已忍不住要射精了,他们要求要射在老婆的嘴哩,
老婆沒表示什么,直接张开嘴巴,两个老头就在婆的嘴边打起手枪,要射出来时再
让婆含着,等两个都射完精后,还帮他们舔干净。
他们哪经过这种阵仗,又惊又喜的直说好棒,好舒服,希望过两天再来玩。
解决了三个后剩下张哥。
那么多人肏是比较刺激,但沒办法专心的享受高潮,老婆就是这类型的人,由
其婆让张哥肏多了,要怎样能让婆高潮,已是驾轻就熟,老婆是属于吃重咸的,张
哥把大老二插入老婆的鸡芭后,就卯足了劲,?起婆的腿,下下到底,狂抽勐幹。
婆紧抱着张哥努力的迎合。
「哥,好舒服跟你做爱真的舒服,用力幹我」
「你的东西大又长,每下都插到花心,我喜欢妳肏我」
「你不怕老公吃醋?」
「老公希望我淫荡,下贱,我就做给她看」
「做妓女习惯吗?」
「反正都被那么多人幹了,无所谓了,我被调教得也喜欢刺激,由其是碰到
你后,花样那么多」。
※《我很想问问张哥,她是怎么条叫我老婆的》淫声浪语,也不管旁边有人观
战,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婆又叫着「来了,来了,快出来了」
屁股往上挺,张哥往下插,配合得天衣无缝,只见老婆两眼发白浑身颤抖,下
面不断的冒水出来,张哥受到了这样的鼓舞,更加卖力,在一阵冲刺后,大吼了
一声,狂泻而出。
看到这里,我在也忍不住,自己打了手枪暂时解决一下。
张哥送走了他们,婆在昏昏沈沈当中睡着了,两脚大开,鸡芭黏煳煳的精水
,一直流到屁眼,
那是张哥的杰作,看样子今天是不回家了,老婆反正认为老公不在。
张哥过来问我,怎么办? 我反问张哥,我不在时婆是不是常住你家?「嗯
!有时你打电话回来时,他都是在我这里接的,真不好意思,是她说別让你知道
,她会自己告诉你」
「沒关西,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要你告诉我,我不在场你们是怎么玩各种花
样的?」
今晚我也睡在这里,明天再搞些花样玩给我看,別让老婆知道我回来了。
张哥听我这么一说,如负重释,回到婆的旁边帮老婆把鸡芭清理了一下,老婆还
撒娇的抱着张哥,低头含着老二相拥而眠,我这做老公的倒像是局外人了
洞口
上一篇:我的小姨子 下一篇:和二姐做爱
评论加载中..